千喜鶴:扶貧腳步“走”不停

一年之計在于春,“居住”在河北省隆化縣荒地鄉東村的千喜鶴集團隆化云泉牧業有限公司養牛基地里的2200頭牛,正在舒適的環境中貼肥春膘。每日凌晨2點,當牛們還沉浸在貪婪“夢鄉”,工人們已緊張地忙碌起來了——鍘草、拌料、倒入飼料槽喂食……一直忙活到早上6點40分左右,牛起“床”吃過早餐,工人們這會兒才能長舒一口氣。

“天再冷也要讓牛吃上熱乎的

“給牛準備餐食,也像烹飪一樣,”基地趙師傅說,第一步是配料——把干草料鍘好,把蛋白粉、豆粕、酒糟等各種營養配料備好,然后倒入攪拌罐和著少許熱水攪拌均勻,就可以倒入食槽喂牛了。步驟看似簡單,實則是個細致活——草料鍘得太碎適口感不好會影響牛的食欲,太粗則會影響牛反芻。

“養牛,其實跟養小孩沒什么兩樣!”公司總經理張博萌說,每天正餐幾頓,睡幾個小時,都是有數的,生活起居必須規律,主食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細,各種營養都要搭配均衡,還要定時測量體溫,犢牛的正常體溫在38.5℃-39.5℃,如果發現高于這個區間就要喂食抗生素、請獸醫。還有,牛舍溫度和濕度都要控制好,溫度要控制在7℃-27℃之間,溫度太低或太高都會影響牛的食欲,時間長了,牛會處于亞健康狀態,影響育肥……“講頭”多著呢!

記者有一個問題:“可不可以頭天晚上就把飼料鍘好攪拌好,第二天一早拿現成的喂牛?”“不行。再冷的天也要讓牛吃上口新鮮熱乎的!”張博萌說,冬天攪拌好放在室外一夜就會結冰,夏天會導致飼料二次發酵,都會影響口感和牛的食欲。

精心專業的飼養,換來的是基地的規模和產業的成長。在這座占地8畝的養牛基地,已建成13間牛舍,每間牛舍長90米,寬4.5米,存欄170頭,整個基地存欄總頭數達1600多頭。開春后出欄一批,同時按相同數量入欄一批,一年周轉2200多頭不成問題。今年基地規模還將成倍擴大,出欄頭數計劃增加到不低于6000頭。

精準養牛精準扶貧

記者采訪了解到,去年是云泉牧業公司養牛基地投入運營的第一年。在云泉牧業公司拉動下,養牛正在成為隆化縣的扶貧支柱產業之一,并形成了較完整的市場鏈條——5月至9月從牛經紀人和交易市場兩個渠道采購6個月大的犢牛,進欄時體重在500-800斤,經過10到11個月的育肥周期,平均每月增肥75-85斤,出欄體重達到1300斤左右。每月頭均飼料成本500元,不多也不少。

作為一項扶貧產業,人均勞效的行業標準是每人飼養100頭牛,照此標準,云泉牧業公司養牛基地在第一年就解決了22人就業,全年人均收入達到5萬元。

張博萌算了一筆賬:500斤犢牛的進欄價格為每斤25元,600斤犢牛每斤24元,700斤犢牛每斤23元……價格依次遞減。而一頭成年牛出欄價格為每斤15.5-16.5元。這么算下來,一頭牛的毛利潤可達9000-11000元呢。按照正常周轉,預計3月份出欄150頭,按每頭體重1300斤、出欄價格每斤16元測算,可實現銷售收入312萬元,毛利潤可達117萬元呢。

而養牛基地形成的產業鏈,則更成為拉動當地精準扶貧的支柱。

云泉牧業公司養牛基地建成之前,這一帶農村的秸稈基本焚燒銷毀,不僅浪費,更造成了環境污染。養牛基地建成后,就地取材,每日派出的青儲機奔走在田間地頭,將農民廢棄的秸稈成噸收購下來,加工成飼料,一方面牛不愁吃,另一方面,為當地農戶增收,更保護了環境。按照基地目前規模,每天對秸稈的需求量在2噸左右,約合8畝地的產量。照此測算,一個月就能收購60多噸干秸稈,約合100畝的產量。

記者采訪了解到,云泉牧業公司養牛基地采購秸稈和玉米,已成為當地農民增收的重要途徑之一——干秸稈每畝增收70-80元,玉米每畝增收30元,合計每畝增收100元左右,荒地鄉東村有2000多畝地,合計每月增收可達20多萬元呢!以后隨著基地規模的擴大還會不斷增長。

說到當前新冠肺炎疫情給基地造成的困難,張博萌告訴記者,當地酒廠一度停工停產,基地買不到酒糟,牛的飼料里就缺少一種營養,大家都很著急,千方百計費了很多周折才從唐山玉田縣一家供貨商那里買到了一批干酒糟,又雇了一輛30噸的半掛跑了260公里,運送到基地。當牛犢們美美地吃著拌有酒糟的飼料并發出“哞哞”的嗝音時,大家都覺著聽到了最美的“音樂”。

千喜鶴集團云泉牧業公司的產業扶貧實踐,為河北省民營企業開展精準扶貧樹立了標桿。河北省工商聯副主席張京紅告訴記者,河北省發動民營企業精準對接,堅持自愿參與、量力而行的原則,得到了廣大民營企業家的積極響應、踴躍參與,涌現了一批典型扶貧模式和先進典型。千喜鶴集團的“龍頭企業+基地+農戶”模式,在隆化縣建立育肥牛養殖及發酵飼料生產示范項目,覆蓋多個深度貧困村,同時還與部分貧困村合作社建立了合作關系,幫助銷售農產品。盡管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廣大民營企業正在“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中積極行動起來,為全面推進扶貧行動提質增效作出了貢獻。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